带你学
这些名词解释你会吗?-中国美术史
美术学考研 04月23日
北京画坛
近代中国画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变化,其活动中心也产生相应的变化,大城市的形成同时也带来了中国画市场的繁荣,上海、北京、广州构成了近代中国画三足鼎立的局面。北京是金、元、明、清几代的都城及文化名城,新文化运动首先发动于北京,中国古老文化遗迹在北京也最多,全国各地的许多画家、名流、学者也都云集于此,北京画坛也同时成为 近代中国绘画的重镇之一。
代表画家有陈师曾、萧俊贤、姚茫父、陈半丁、齐白石等,他们坚持着国粹传统,大多沿袭清末余绪,以师古人为宗,少有创造。但是像陈师曾、齐白石等人,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能力去陈腐积习,吸取西洋艺术和民间艺术的精华,从而使得北京画坛还是透出了一些生气。


陈师曾
(1876~1923年),原名衡恪,字师曾,号朽道人、槐堂,江西义宁人,著名美术家、艺术教育家。
陈师曾毕生致力于中国传统绘画的创作,留学日本的经历则使其对西洋绘画有相当的接触和研究,他曾画过少量的西画作品,因此在对事物的观察以及绘画技法的运用上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由此形成了个人的艺术风格。
他的绘画题材广泛,山水、花鸟、人物、风俗等皆有涉及。
陈师曾作画追求创新,努力恢复中国画“师造化”的优秀传统。他的山水参合沈周、蓝瑛、石涛、髡残诸家,笔法生辣有力,作园林小景饶有诗意;写意花卉近得书画大家吴昌硕指点,远追明末陈淳、徐渭,结合写生,自成一格;风俗人物画真实生动,风格清新爽健。陈师曾通晓中西绘画的原理,主张中国画革新,但并不附和“西洋画科学,中国画不科学”的肤浅论调。他的艺术作品体现了一个处于社会变革时期的画家多方面的艺术追求,具有鲜明的时代精神。
陈师曾的风俗人物画给人留下的印象最深,取材紧贴生活,画法写实简括,面貌清新,别具一格。《《北京风俗图》
著有《中国绘画史》、《中国画是进步的》、《文人画之价值》


《文人画之价值》
对于何为“文人画”,陈师曾在文中写道:“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
对文人画的特点,他如此分析:“文人画首贵精神,不贵形式,故形式有所欠缺而精神优美者,仍不失为文人画。文人画中固亦有丑怪荒率者,所谓宁朴毋华,宁拙毋巧,宁丑怪毋妖好,宁荒率毋工整;纯任天真,不假修饰,正足以发挥个性,振起独立之精神,力矫软美取姿,涂脂抹粉之态,以保其可远观不可近玩之品格。”
陈师曾最后归结文人画的四要素,一为人品,二为学问,三为才情,四为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
“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
这篇文章不仅表达了陈师曾对文人画的理解和评价,同时也体现了陈师曾自身所追求的艺术理想。


金拱北
(1877—1926年),名金城,又名绍城,字拱北,一字巩伯,号北楼,又号藕湖,浙江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原为清前法官,醉心艺术,文物收藏甚丰。民国后筹建古物陈列所。擅长山水、花鸟、人物,与陈师曾同时享誉北京画坛。是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奠基人,民国前期画坛上力倡传统的主帅。
金拱北强调传统,但并不死抱陈法,经他培养的学生很少是株守师法、古法,一成不变的。金拱北偏重古代文人画传统的继承,力图以新的意识观念变通创新。
代表作品:《锦鸡图》
著有:《藕庐诗草》、《北楼论画》、《画学讲义》。


陈半丁
(1876--1970),即陈年,浙江山阴人。
陈半丁花卉、山水、人物兼擅,以花鸟、山水画最为著名。陈半丁是“运古派”的高手,他“一方面研究古法不遗余力,一方面发挥个性,表现自我,务以古人成法,运以自然丘壑,加以个人的理想化,造成一种与古不背,却与古不同的,不即不离的绘画。”书法以行草见长。
他的作品融明、清各家花卉技法之长,以洗练、概括的笔墨和古朴沉着的色彩来表现花卉鸟兽。他用笔苍劲,力量感强烈,构图稳中出险,善于将诗书画印有机地统一在画幅之中。
他偶尔也创作山水人物,人物线条简练,多以情趣成画。
代表作品:《卢橘夏熟》、《高枝带雨压雕栏》、《惟有黄花是故人》


姚华
(1876-1930),字一鄂,号重光,一号茫父,别号莲花庵主。贵州贵阳人。
姚茫父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训诂、考据、词曲、音韵、金石以及书画的学术研究中,并以深厚的文化滋养为根基,于40岁左右书画风格丕变,蹑步“四王”而旁参金石,画从书出,与陈师曾并称“姚陈”而为“一时大师”。
姚茫父的绘画理论散见于《艺林虎贲》《复邓和甫论画书》《题画一得》,以及大量诗词创作与书画题跋中,尤以为陈师曾《中国文人画之研究》所作序言最具提纲挈领之效。
其中对于“画家多求之形质,文人务肖其精神,生死之分两途,所由升降也”的论述与陈师曾如出一辙。
虽然姚与陈皆从“美”与“真”的辨析中体现出对于文人画传统的高度“自觉”,但是姚茫父无疑更在意绘画作为一种心机性灵的自然流露,以及绘画与文人较为宏肆的精神学养间的必然关系,所以才有“予甚愿画之,至于文而一变于道也”的主观追求。
著有《姚茫父书画集》
回复列表
暂无回复,写回复
·
关闭
提交
回复成功
已发送
提示
确定删除吗?